偶系海螺人「浪出心声」

我跟别人说我很安静,有的人觉得正常,有的人觉得荒谬。

事实上,没有人完全把自我矛盾的每个方面表现给众人看,我有的时候忧伤,有的时候沮丧,有时候快乐来得很简单,有时候使劲寻找快乐却怎么也找不到。有的时候忙着不让别人伤心,自己却丧得即使明天死了,也不知道做什么留恋。

偶系海螺人「浪出心声」

偶系一个海螺人,外表乖巧文静,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两样,试着听我们的心声,就能听见“浪”的声音。

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很想骑行去西藏,跟爸爸说过我的想法。爸爸倒也没吃惊,只是觉得我要是真这么做了,可能不能原封不动地回来。别人总说我喜欢闷着头不放声,其实是因为我想做的东西没必要跟所有人分享,可能我明天就消失在工位上去了西藏,可能下次见到我已经长了毛胡子、在暴雨中搭着帐篷… …谁知道呢。

别人都说我胆子大,也可能是盲目自信。大二的时候我从上海回到青岛,到了火车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当时还不知道提前订酒店的我看到一个举着“住宿”牌子的女人,直接跟她去了不知名宾馆,买了单间睡了一晚上,肠哥后来知道了说我“你知道有多危险吗?”

有一次坐公交,一个带孩子的人上车没有给孩子投币,司机说孩子个头应该投币,大人说坐别的公交车都不用投币,后来他们争争吵吵地开始辩论起来。我坐在后排,摘下耳机大吼一声:“能不能别吵了!后面坐的都是老人,看不到吗!”

前几天我的猫生病了,我抱着它在晚上的街上狂奔,向有经验的养猫人士请教经验。八点多走在通往猫舍的一条小巷子里,怕黑也怕夜路,但总有鬼害怕大声唱歌的人。

说“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好坏之分”的是骗子,猫舍的大姐告诉我,旁边的小区人不让所有人喂流浪猫,还打小区里的流浪猫,逼得她只能半夜偷偷去喂猫,在我心里那些打猫的人就是坏人。不分好坏是很麻烦的事情,谁说成年人的世界不能讨厌?经验告诉我,一旦你开始讨厌起某一个人,不管她做什么,你都会不爽,都赎不了在你心里留下的罪。

我们永远不可能真的了解某一个人,也只能临时参与一下别人的人生。不必为了别人掩饰什么,毕竟成年人的本质都是海螺。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