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无效社交,早日实现拉黑自由

新裤子的彭磊,是很多人的社交楷模,永远保持微信好友只有一百个左右,如果需要多加一个人就得删掉另一个人的平衡,比所有人都提前实现了“拉黑自由”。

我也有一次删了一百来个好友,只是觉得太累了,我是上大学的时候才开始用微信和QQ的,本来也对这些社交方式感到头疼,后来又不知怎么加了一堆人,不知道是谁,但是总是活跃在你的朋友圈里头。

于是有一天晚上我清理微信好友,没备注的、没怎么说过话的、朋友圈是个横杠的都给删了,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远离无效社交,早日实现拉黑自由

我有一次还跟我姐探讨过这个问题,她也有这个习惯,经常性地清理微信好友。我其实删好友的理由很简单,有的人我不认识,可以删,有的人我认识,但是三观不合,也删。这种三观包括价值观、爱情观甚至连基础的爱国情操都没有,必须删。

我的社交是不受支配的,我的朋友也是我拿真心换来的,不是受家长委托去认识的达官贵族。所以我也没有义务活成你想看的样子,做了什么也不需要别人在我这儿评头论足,避免不必要的社交,是每个人维持自己酸碱平衡的方式。

当代年轻人的社交态度很简单——你跟我说话,我也会讲段子、抖机灵,你不跟我说话,那我就一直沉默。有人问过彭磊一个问题——如何实现拉黑自由?彭磊说:“达到这种自由,你20多岁的时候注定要吃很多苦。”

有的人网络世界饥渴了跑你这来当键盘侠,所以删好友的快感并不是你达到了六根清净,只是你又一次地为自己的圈子划分了界限。

把没话说的人从朋友圈请走,早日实现拉黑自由。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