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猪肉升值的年代,自己至少不贬值

那天同学聚会,我下公交在车站点打车,外面下着雨。回头,身后是一家猪肉店,现在猪肉三十多一斤,如果我是卖猪肉的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猪肉店亮着绯色的灯,上面驱虫的扇叶不停地转,卖猪肉的大哥坐在那里,离着门口只有一个猪肉摊儿的距离,我离他也只有很尴尬的短距。

很想要掏出胶片机拍下这一幕,这时候打着车了,我也走了。人会瞬间被某种东西打动一下,然后恢复平静,尤其到了陌生的地方,这样的感觉尤其强烈。

在猪肉升值的年代,自己至少不贬值

回家的时候,我说我攒了四天假,要去天津,车票住宿都订好了,家人说注意安全。我很欣慰的是,他们一直把我当成年人看,不会说“你别去”也不会问“为什么”,而是从小就教给我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记得上一次去北京的时候,我坐的是绿皮火车,和打工的大哥一个车厢,有个大哥的媳妇儿直接睡在我椅子底下,搞得我伸不开腿。当你觉得卧铺太少的时候,总有人抢那要坐十六个小时的硬座。

王小波聪明,他将“此生”和“诗意的世界”做了区分,平衡生活太难了,找到一个自洽的方式那么世界会瞬间变好。诗意的世界是任何人都误入不了的,而此生便是即便是硬着头皮,也要学会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而打交道的理由也是为了修饰自己更诗意的世界。

马尔克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里说:“我去旅行,是因为我决定了要去,并不是因为对风景感兴趣。”我对一切被商业化的、人为塑造的风景也不感兴趣,我喜欢野蛮生长的东西。比如那个可能不是消极,可能仅仅是在雨天对着猪肉发呆的大哥、可能是穿着宝蓝色呢子大衣戴着宝蓝色贝雷帽接我的出租车师傅、可能是打动你的一切细枝末节。

而现在的我们,不过是吃过的亏、受过的苦、遇过的人、看明白的事、自己抗住的一切所带来的结果。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喜欢的人,至少心里要知道,那个人喜欢的其实是你自己修补好一切后带来的真心。

刘嘉玲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我觉得女孩子一定要好好地去提升自己的价值,不要想着去找一个有钱的人结婚,这是个非常没有自尊心的想法。”

猪肉会涨价、品牌会溢价,即便是物价高到刚能温饱,还是要记得,对自己好一些,吃好一日三餐、去赚钱旅行、去看书画画、去做一切自己想做的,才会在猪肉升值的年代,自己至少不贬值。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