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妈的世界》|这个**世界的结局

把《去他妈的世界》两季看完了,享受熬夜的刺激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比如我的头发又少了一些。我问肠哥,如果是你怎么翻译这部剧的名字,他说——“这个操蛋世界的结局。”

两个看似冷血少年的公路旅行,像一场漫长的救赎。目睹了自己母亲自杀的James和在继父家无从落脚的Alyssa,一起做了一次黑甜梦。

《去他妈的世界》|这个**世界的结局

生活中我更愿意接触被人贴上“古怪”标签的人,因为我本来也不擅长社交。和“对谁都好”、“对谁都一样”、“以说台词的口吻跟你唠家常”、“以‘有用’为目的接近你”的人感到抵触。

以前当学生干部的时候,我每次开会都站在后面,从来不会回答“都听懂了吗”这种问题,习惯把对象扁平化记忆,不懂为什么别人都说这个时代要“去标签化”,贴个标签多靠谱,至少让自己社交的时候有头绪。

我不喜欢那种嘴上爽快答应但是根本不会帮你做事的人,所以我对那些喜欢拒绝的人更好奇——“我不喜欢”“我不方便”“我不想说”… …在这样的人面前,你知道,因为门槛太高,你们或许成为不了朋友,但至少在他们面前你也不用假装行善做个好人。

电影里说:“就好像我们是在世界的边缘,我们感觉我们很安全,实际上我们并不安全。”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我们学会了自我保护,不管是James通过虐杀动物以“精神变态”的方式让自己感受不到痛苦,没有痛苦也就不会觉得不快乐,还是Alyssa不遗余力地用脏话散发戾气。

所谓边缘化就是我们知道自己是个小人物,却又不能够完全甘心与认命。而当你真正开始在乎起某个人的时候,却自己就主动学会了隐忍。

你总要知道这个世界有许多有比买彩票还值得期待的事情,但如果实在不如你意,那就去他妈的。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