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三天可见》池子:没有人是天然乐观

昨天晚上失眠,点开了姜思达的节目《仅三天可见》,被采访的人是池子。

大多数人对池子的认识应该都是开始于《脱口秀大会》或者《吐槽大会》,自成一派的表演风格确实让人喜欢。但不知道你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感觉,从一个一直快乐的人脸上,很难看到真实。

喜剧演员是这样的存在,在生活里,他们一旦表现得内向且不善言谈,会被从荧幕上认识他们的观众质疑。没有人会主动区分“角色”与“真实”,带着偏见看世界是人们的本能。

《仅三天可见》池子:没有人是天然乐观

我似乎也在慢慢成为这样的人,没有被自己主宰的情绪。觉得向别人传递一丁点负能量都是十恶不赦的事情,这样才学会了自己消化。当别人问起你“今天过得怎么样”的时候,你没办法说“不开心”,你只能说“还可以”。

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我们羡慕的对象变了,当我们嚎啕大哭的时候,我们羡慕那些表面上永远波澜不惊的人,羡慕那些永远能面带笑容的人。嘴上吐槽他们的假面,实际上是厌恶自己的情绪化

我本来以为池子也是这样的人,大大咧咧、脑子快且明确知道观众想听什么,看了采访我开始觉得,没有人是天然乐观。

节目的第一天,姜思达带着池子去了一家餐厅,上了一道菜,池子说:“这是油炸大便吗?”姜思达立马小声说:“这是我朋友开的店,很高贵的食材。”录制的第二天,池子和朋友一起露营,姜思达后采的时候说,他明确知道那是一个他无法融入的气场,于是后面也就放弃了。

我是一个很粗笨的人,今年的生日那天,因为一些原因和几个不熟悉的高材生吃饭,吃的是砂锅,我们围着一个圆桌。现在回味当时的感觉还是很奇怪,说不上的那种,不是压力,不是排斥,不是喜欢,也不是别扭,只是奇怪。

就像姜思达说的:“不是我不喜欢大家,也不是我讨厌大家,那肯定不是,我也不烦他们,我不烦任何人,而是我不知道怎么样和这样的一群男生聊天,后来我发现我跟他们是没有共同话题了。”

那一晚,当砂锅从这一头轮到那一头的时候,每个人要从里面夹一块鲶鱼。轮到我的时候,我夹的一大块鲶鱼掉在了桌上,大家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假装没看见。这个气场,是我不会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然后把鲶鱼从桌子上夹起来扔进嘴里的气场,也不是大家会说“再夹一块,还有的是”的气场,这是一个需要用安静缓解尴尬的气场。

我慢慢地再夹起一块鲶鱼,然后转给了下一个人,我知道有什么是和我期待不符的,也知道当别人问起来“你生日过得怎么样”的时候,我可能会说“没那么糟糕”。

吃完饭之后,我打了个车去买了一个抹茶蛋糕,吃了一半打包带回家给爸爸吃,爸爸说:“原来抹茶是这个味儿啊,好苦。”我说:“日本人对抹茶粉尤其讲究,如果用了劣质的抹茶粉他们一口都不会再吃,这个尝起来还不错。”

节目录制的第三天,姜思达和池子坐在草地上,高中毕业,池子在家里照顾了妈妈两年,如果换一个人来讲这个事情的话,可能是灰色的,但是池子说那段时间他做饭,妈妈还会给他提出一些建议。而自从他妈妈脑癌去世之后,也就很少哭了,因为不会有什么事情可以触动内心了。

没有人天然不怕,就像所有的人都想摘掉乔布斯的童年,直接获取他的后半段人生。

当你看完一个节目,仿佛感觉被心理医生直击内心一般治疗一通,那么这个节目就算看对了。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