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连麦芬上的巧克力豆都不会放过

在今天这个十几度的早晨,我点了一杯冰拿铁和一个巧克力麦芬,理由是可以打折。最近我姐问我怎么好久没更新漫画了,我说对,因为最近比较忙,但其实都是借口,我也不知道我最近在忙些什么。

每天逛逛淘宝,通过收快递获取当日乐趣。

我渐渐对很多事情丧失兴趣,或者会突然对某一件事尤其着迷,比如我可以七点起床开始画画,一直到晚上九点多屁股不离开椅子,然后感叹时光短暂;也可以没有目的地看书,却不知道自己想从中学些什么。

我连麦芬上的巧克力豆都不会放过

哦说到咖啡,我早上点的一杯冲绳黑糖拿铁,我想到一个有趣的事情。

去年刚毕业,我在一家咖啡厅打工,当时做卡布奇诺,要求在最上面的奶泡上写字,我有一次写了一个“Halo”,然后坐在那里的两位女性客人(就是念叨“你们店里怎么烧的自来水啊,我只喝矿泉水”的那两位)说:“呵,还用拼音写啊!”我转过头去,一边擦干净桌子上的水渍,一边慢悠悠说:“那是德语的‘你好’。”

我从来不会向生活做无谓的妥协,就像我跟肠哥说的,有多大能耐就吃多贵的饭,有钱就去搓一顿贼贵的日料,没钱吃豆浆油条也幸福得流油儿。

大学的时候,大概是我第一次去星巴克,和闺蜜在一起,点了一杯咖啡第一件事情就是拍照,对于并过不了小资生活的我们来说价格其实还蛮贵,尤其是节日特别款四十多一杯。咖啡似乎成了衬托生活品味的道具。

但其实,我对咖啡并不敏感,它既不是我的刚需,也不是烘托品味而临时存在的东西,只是我仿佛成了菜市场的老大妈一样,为了打折和新品,甘愿尝一尝。

于是我买了这杯冰拿铁,外带一个巧克力麦芬,我不介意吃得满嘴都是巧克力蛋糕屑,也不介意把牛皮纸袋里撒落的巧克力豆拢一拢全都倒在嘴里,唯一值得开心的事情是——咖啡和甜点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小惊喜,而且味道还不错。

生活似乎没办法留给你“无奈”的空间,你一定要融入进某一个磁场里和许多人织成一只网,每天通过笑意揣测着人性。虽然你不想,却也不得不。

我其实还很愿意成为冰拿铁里的一块儿冰,在冬天是很另类的存在,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它拥有着被含在嘴里的幸运。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1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