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昨天和姐姐去烟大的海边散步,大学生在沙滩上支着帐篷、插着电开着属于自己的小型音乐节,一团团一簇簇围着坐,我穿着凉鞋跳进沙滩里,假装自己还是个大孩子。

旁边拿着麦克在唱歌的男生唱的是隔壁老樊的歌儿,姐姐每听一首都能接上下一句,因为她也听隔壁老樊。我呢,就在旁边哼着盘尼西林的歌儿,姐姐说她现在很少听英文歌了,因为有很多歌词是英文表达不了的。

别问“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落日飞车、Deca Joins和盘尼西林是我最近听得比较多的,自由甚至有些懒散,晚上睡觉前插着耳机闭着眼睛听,就着外头的月光,感觉睡觉都显得多余。

现在人追求快乐的目的太不纯粹,就连收获快乐也要列一个List才踏实。回到家躺在床上戴着耳机听脱口秀,床头放了三本书:西蒙·特菲尔德画的关于猫的漫画书、山本耀司的《我投下一颗炸弹》、三毛的《温柔的夜》,书放了很久只是看得都不多。

别问“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昨天没事的时候翻了翻西蒙的漫画,以前买的时候感触不大,现在养了自己的猫看这本书发现书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地儿,瞬间达到了G点,开始快乐。

耳机和书其实都是把自己隔离的工具,它在扩充你的知识储备和审美的时候,暂时给了你一个上帝的视角审视周围的世界,摘下耳机回到现实,一拉一扯,耳机就成了弹簧,蓝牙耳机增加了孤独的科技感,削弱了安全感。

我们都有自己私藏的歌单,这是我们难得有自信且不愿拿出手的东西。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