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岁的年纪,总要找点事儿做

这个年龄,我心里OS最多的一句话大概就是“你懂个屁”了。

感觉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自己以外,不太有什么人真正了解我,甚至会精分地根据人群交往的深浅不同层次地展露自己真实的部分。二十多岁确实是很好的年纪,但我把不太好的那部分性格总结为——边缘化、划水、社恐。

老实说,我们并不是时时刻刻都积极的人,但经常在深夜里这样鞭策自己。在大概几个月前,我也经历了一段自我怀疑的时光,五月份的时候我和我姐旅行,每天行程安排得很满,但还是得不到安全感。

二十多岁的年纪,总要找点事儿做

在清迈的时候我和我姐聊了一个晚上,从生活到工作,我们没睡觉,我盘着腿坐在凳子上,她也一样的姿势,直到聊到日出,我们一人吃了个三明治,似乎对生活有所改观,也似乎放下了旅行的包袱。

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大多数都是自负的,一点点打击都会精神崩溃,情绪化也比较严重。五月份的时候因为没有继续出国留学,就闲下来一段时间找工作,当时觉得以自己的条件这不是什么问题。

学姐当时介绍我去一家全国前几的新媒体公司,我在长长的会议桌的一端手里攥着简历等着,主编姗姗来迟,解释了一下路上堵车,看了我的作品然后委婉地告诉我我写的东西有些稚气。后来我才知道,肠哥那时候还偷偷给我北京的同学发微信帮我留意工作。

那段时间我每天熬夜到凌晨五六点再睡觉,拿着胶片机从窗户拍楼下菜市场的热闹,然后关上相机睡到下午起床,一天也不和谁说话,全靠外卖续命。

二十多岁的年纪,总要找点事儿做

每天掉好多头发,脸上蜡黄得不敢擦隔离霜,不然脸和脖子两个颜色。直到体检的时候医生说我心电图不正常,问我是不是经常熬夜,我说是,她说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健康都不要了?我说要,以后再没熬夜。

我是一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体面的人,比如不工作的时候我爸总说我和个二流子无异,我还每次都把这种嘲讽拿出来当做段子去讲。因为说实话,我很难一下子消化大人输出给我的正能量以及价值观,我这个年龄吧,知道什么是对的,却骨子里抵触所谓的“正确”。

心里觉得:我二十三岁,不想被说教。

前几天看《乐队的夏天》,很喜欢一个乐队——盘尼西林。他说:“你四十岁的时候告诉我二十岁的人应该怎么做,那我后面二十年干什么?”有时候这些所谓“狂野”的话在别人那里都成了“非主流子”,但这样也才像个有血有肉的年轻人

我们为了梦想去了北上广,却只能坐在角落里机械地处理琐事,埋藏自己的创意,“划水”也成了一种能力。人格逐渐分裂出一种“社恐型人格”,开始喜欢远离人群,自己回家写日记。“边缘化”是我们表达自己态度的底线,为了不随波逐流而让自己显得独特些。

二十多岁是个不该有标签的年纪,但是我们似乎只有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标签,才有勇气继续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