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大!“年轻人该冒的险,别错过”

周天的下午我去看了《银河补习班》,我的初衷并不纯粹,那个下午太热了,以至于我觉得自己快要蒸发了,想着找个电影院看部电影凉快凉快。于是从六点到八点半,我一个人抱着书包坐在电影院的角落里,看完了这场电影,然后把眼镜哭红。

电影中儿子和父亲躺在草坪上的镜头,像极了《菊次郎的夏天》的色调。电影主要讲的是关于父爱的,马皓文作为桥梁设计师因为替院里背了黑锅入狱7年,错过了儿子的大部分童年,再次出狱时儿子在一所重点高中作为反面教材被劝退,老婆此时嫁了个生意人,每天为生意忙得不可开交。

马皓文和学校的教导主任打了个赌说,如果儿子马飞期末考试能进年级前十就不退学。

世界很大!“年轻人该冒的险,别错过”

马皓文对儿子的教育方式是大胆和新颖的,他始终相信自己的儿子是最棒的,觉得学习不应该是以“冲刺”的姿态,而是应该平均分布在人生的每一天。他会在期末考试前带儿子去看航站,也会允许儿子不写作业。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马飞决定好好学习了,对马皓文说:“你指导指导我吧。”马皓文说:“可是,我已经指导你一天了。”这个父亲用行动感动了儿子和自己。

我之所以看电影很感同身受,是因为马皓文的教育方式和我爸有些雷同。我的叛逆期在初中阶段,初三之前我的成绩一直稳定在班里前十,重点高中理应没有问题。初三初四两年我开始不爱学习,喜欢逃课,我数学考过40分,历史书好几本是空着的。

中考的时候,我的分数可以上市里一所普通高中,但是离重点高中的分数线差了四十分。当时我爸花了择校费让我挤进重点高中,理由是“想要变优秀就要和优秀的人在一起”。虽然上了重点高中,但我爸似乎不在乎我的成绩,我考过班里的第四名,也考过五十多名,考第四的时候他没有高兴,考五十的时候他也不生气。

我爸不像其他家长一样督促着我学习,高考的时候,我每天中午晚上也都睡得很香。他说高考完的书不要卖了,有时候小学课本上还有很多有用的知识。

马皓文对马飞说过一句话:“以后你的事儿甭问我。”我爸也这样对我说过,他说你可以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我考试、染头、打耳洞… …这些他都不管我,但如果我撒谎、迟到这些违背原则的事情,他就会很生气。

世界很大!“年轻人该冒的险,别错过”

教育是细水流长的。我小学的时候,有一次跟着我爸去发产品的宣传单,在一个广场上,旁边有很多大妈跳着广场舞,突然来了个保安说不让我们在那儿,说的话很难听,我爸什么也没说就带我走了。我当时很生气,很想找那个人理论,他凭什么以上帝视角跟我们说话,但我爸跟我说:“你用一样的语气跟他生气的话,那你不就和他一样了吗?”不和傻逼论短长的道理,我小学就学会了。

我每次回家的时候,早上起来都会看见我爸坐在那儿看书,从小他就让我多看书,于是我听他的话高中的时候看完了《乔布斯传》《老庄》》《洛克菲勒给青少年的启示》等等,我也养成了喜欢看书的习惯,六层的书架都装不下。

他从来没左右过我人生,大学报志愿的时候他让我跟着感觉填,毕业的时候我说要出国留学他同意,我要去学咖啡做咖啡师他也不反对,说任何一行都有值得我学习的人,后来我说不出国留学了他觉得我折腾,但还是让我自己做决定。

马皓文说:“人生就像射箭,梦想就是箭靶子,如果找不到箭靶子,每天拉弓还有什么意义?”我很庆幸我没被浸泡在“学习唯一论”的环境当中,这让我现在活得没那么累,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教育的最终目的是让孩子学会自己做决定,让我们足够勇敢去面对未知的世界。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