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等于失业(裸辞的代价)

今天和小学同学聊天儿,她这个周末要去济州岛玩儿,我说怎么不放假再去,她说嫌放假人太多了,就想着找个周末去。她说她刚看了一段话,中国的高房价剥夺了毕业后年轻人吟诵诗歌、结伴旅行并开读书会的权利,现在也要试着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

四五月份我有一次刷微博,当时很想去南京工作,就刷到了一个话题是“南京招聘”,然后发现失业的人很多,也有一大批90后找不到工作。底下有人说本来还想着跳槽来着,看到这还是算了吧,这年头跳槽等于失业。

跳槽等于失业(裸辞的代价)

裸辞是有代价的,就好像穷得连一张火车票都买不起,却口口声声说你想去拉萨。在做你想做的事情之前,至少要先把饭钱攒够。

和大学同学聊天儿,她在北京,我在青岛,我俩四月份的时候都很闲,她每天面试,我和我姐出去玩儿。北京的压力太大,虽说机会多,但是分母大的同时分子也大。

五月份的时候我们都开始工作,她说还是想一年半以后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也说不上来,工作不讨厌也不喜欢,但不是我想做的。

跳槽等于失业(裸辞的代价)

很多人在工作上都觉得“有事儿干就不错了别挑挑拣拣的”,但是很少有人感知太多。我们被高房贷和车贷抑住了喉咙,只敢卑微地呼吸。

高晓松服刑6个月出狱后,说牢里有一个小偷让他印象很深,他说:“我这一生唯一的罪行就是穷。”

所以我们终其一生这么努力,只有少部分人有所谓的事业心和信仰,更多的人只是为了糊口,以及在同龄人之间混个中上。换句话说,我们的终极追求和小偷是等同的,都是变得有钱,只是我们的手段高级一些。

年轻人已经很幸运了,至少我们不在国家分配的年代,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们总觉得压力和使命感都是被人强压在我们身上的,但其实选择权一直在我们手里。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