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对“幸福”,都有不一样的定义

今天晚上和肠哥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说:“你看咱么这个年代,身边的东西这么多,铁桌子,塑料椅子,那些建筑、那些衣帛,人类用的东西太多了,为什么多年后保存下来的就那么少呢?你看看现在发现个明代的、元代的东西和个宝贝似的就得放在博物馆里供着。”

每个人对“幸福”,都有不一样的定义

他说:“首先,明代那会儿没有塑料。其次呢,很多东西都降解或者被腐蚀掉了,还有的没有被发掘,大自然的造化是很大的。”

人呢,一辈子至多百年光景,小心翼翼。你看看这自然界,那石头、那山水,却一直存在那里,人类以主人公的心思去看待万物,万物说不定也正用那种角度看待我们。就像《云南虫谷》里陈玉楼说的:“你们这些肉眼凡胎的,怎么能看透那沧海桑田呢?”

但是我们无疑是最坚强的生物,哪怕比花鸟树石脆弱些,却要把自己活的每天都安排妥当。

每个人对“幸福”,都有不一样的定义

你说外星人有一天会不会嘲笑我们地球人行动缓慢,日复一日地坐在格子里面,对着眼前的电脑敲键盘,有的人当了一辈子的程序员,就是为了在某一环外买个土地使用权,有的人旅游一辈子,虽没攒下多少钱,却也解决了每天的柴米。

人们喜欢为自己要做的事情找个理由,就好像女人总是好奇男人爱她们哪里一样,就好像我们一定得为自己找一个放假的理由,得为自己没写作业找一个让老师满意的理由,得为甲方找一个从表现形式到预算都无可挑剔的理由,得为竞争对手找一个心服口服的理由。

人活一生,笼络的只有自己的心,让别人满意的是结果,让自己服气的只有漫长的过程,比如如何过好这一生。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3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