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新城市,走进蹦迪池

一转眼秋天到了,天津的秋天比青岛长一些,好在天气这种事不用适应就能习惯。

前天和姐姐去了麦田音乐节,姐姐说好久没看见我更新了,我一看果然有一个多月没写东西了,不是没有了表达欲,只是写作这种事情在我看来属于一鼓作气的事情了,不创作的时间里躺着实在美好极了。

这篇文章里的音乐是上次和朋友一起去阿那亚的时候她推荐给我的,我觉得能推进陌生人迅速获得认同的无非就是音乐和爱好两个东西,一拍即合我们就是一国的了。

前段时间公司办颁奖典礼,恰逢大学老师带着学弟学妹来参加,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老师说“你听说了吧,咱们专业没有了,后面不再招生了。”我说我听说了。没想到还没怎么混得得体,自己就成了广告学的OG了,让人猝不及防。

逃离新城市,走进蹦迪池

(拍摄于阿那亚沙滩)

我其实越来越理解为什么年轻人喜欢去跳舞、去听音乐,喜欢拥进人堆里面摇摆。为的是寻求一种线下的包容,包容我们的不被理解、孤独成癖以及夜晚的消极。

当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有一种负负得正的效果,这和你看了两本励志书不一样,被音乐簇拥着跳舞的人们不会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反而会觉得生活其实是有盼头的。

 

中年人喜欢稳定的生活,年轻人却总是贪图改变,会因为平乏的生活感到焦虑。可是即使是焦虑,我们仍旧义无反顾选择“被流放的生活”,哪怕沉浮在人海里,也企图让生活变得有一点点不一样。

去音乐节的时候,赶上好夕阳。我和姐姐在沙滩上拍照的时候,一个男生凑了过来,他是自己去的,让我帮他拍一张和夕阳的合影,然后对着自己的照片笑得合不拢嘴。

 

我们追逐夕阳,追逐摇滚乐,追逐某一首歌… …这种不约而同的默契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

 

来天津认识了小五老师,前几天去市集买了他的新书,十月初就要出版了,里面还记录了我第一次去的轶事。疫情期间实体行业不好做,但是他的店却好好地活下来而且收获了更多新顾客,可能对于我们来说,那里就像一个乌托邦,让我有种无所谓人海沉浮,只想要短暂逃避的念头。

我慢慢发现,不管是音乐、跳舞还是别的什么,在孤独的城市里如果能找到一个自洽的自愈方式,其实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