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喵星”前享受夕阳的猫

最近很喜欢听椅子乐团的歌儿,今天插的歌曲也是他们的《Paradise…How Far?》。“Paradise”这个词很有意思,既被解释为“天堂”,又被“解释为“乐园”和“完美去处”,刚好和我这篇文章很搭。

周五晚上,下班回家,一切都是老样子,唯一让我担心的是今天公寓的电信约了来换宽带,约的时间是晚上七点半,我说太晚了就别来了吧,我们这邻居都挺怕吵的,那大哥说他争取七点多就过来。

去“喵星”前享受夕阳的猫

回家后,还没等歇下,修宽带的人就来了,在楼道里安装的时候,声音确实挺大,“霹雳砰啪”的… …这时候听到有人在屋里说了句:“谁敲我的门呀?”我以为又是上次那个阿姨嫌吵,头皮瞬间紧绷了起来,刚打算解释一下,结果我旁边那扇门开了(我住的单元楼一梯六户,但实际加上我只住了三户人),一个黑白头发相间的、长头发的、穿着碎花睡衣的阿姨开了门,说:“您敲我的门吗?”

我跟她说了一下今天师傅在楼道里换宽带的事情,可能会比较吵,她说没关系的,军队上还九点熄灯呢,现在才七点半而已。跟这个阿姨聊了几句后,发现她的生活真的好浪浪漫,我发现我这一层一共住了三户人,一个脾气比较火爆的,一个像这位阿姨一样温柔的,两个性格反差极大的人,还有我这个没什么个性、中不溜的中流砥柱。

这位阿姨今年68岁了,和我的发型一样,头发又多又厚,只是她的头发是黑白相间的,流露出一股子岁月的痕迹,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更性感。她说她平时喜欢安静,是《今晚报》的忠实粉丝,也不会玩手机,平时喜欢读书,还养了一只土耳其红猫。

她说她前不久刚刚把自己养了十八年的一只猫送走,我问她为什么要送走,她说:“猫到了临死的时候,就会跑出去,不呆在家里。它那两天不吃饭也不上厕所,每天就扒在窗户上想要出去。有一天,我跟我的猫说:‘我明天下午把你送走吧。’它听懂了,不吵闹了,乖乖的呆着。第二天,我把它抱到一片草坪上,它变得很开心,享受夕阳去了。我就把它留在那片草坪了。”

我本来以为她会说“我很舍不得我的猫”这种话,养了十八年的猫,不是说分手就分手的。没想到这位阿姨却很释怀地说:“我的猫这件事情也教育了我很多,人生在世,就要像它一样,每一分每一秒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都要活得有意义。”

想起来前段时间熬夜刷的剧《东京大饭店》,虽然木村拓哉没有年轻时候那种直接的大男孩吸引力,但是现在的木村看起来更沉稳有魅力。之前《十三邀》里面许知远采访木村的那一期,虽然两个人话不多,但是当两个人彼此都穿了笔挺的西装对话的时候,就不自觉让人觉得他们自带光芒,像两个不同维度的人,礼貌又谦逊地把经历娓娓道来。

在《东京大饭店》里面,木村饰演的尾花夏树也曾经是一个一味追求星级的Chef,像一个被上帝眷顾的偏执狂一样,后来由于后厨有人失误,他作为主厨揽下了责任,团队随之解散。他不得不从头开始,开始的时候由于不被人接受四处流浪求职,后来他和同样对料理充满痴迷的早见轮子以及团队重新再来,这次他们不仅仅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试菜,他们会观察每个客人的用餐习惯做出调整,会用日本最新鲜的食材做出最独一无二的料理。

流浪和被人瞩目同样是诗意的,因为那只是尾花快乐的不同阶段而已,猫也是一样,不管是在主人身边还趴在草坪上看夕阳,都是一种享受。可能它当时在想:谢谢你啊,陪了我一生的人,我也陪伴了你人生里的十八年。你的家很好,我很喜欢,沙发柔软,还有我窝里面的猫薄荷,哦还有那个罐头,我爱极了。可是啊,就让我在夕阳下离开吧,我想跟着太阳一起落到平线以下,我看不到你哭,那么我的整个人生回忆里便都是你的笑容。去“喵星”之前,让我浪漫一次。

能感受一下地球村的夕阳,去外面的世界跑一跑、跳一跳,或许也无憾了吧。Paradise,right there,not far,That will be a happier world.

以前只知道有生之年欣喜相逢,后来才发现别离也需要豁达和勇气。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