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一起练摊儿的男孩子,今天毕业了

《Maybe Maybe》里面有一句歌词:“难道你会舍不得,我没人照顾,否则你的生活怎么会如此难受,‘爱你’含在嘴里,常常吞下去,将你的声音留在这座城市。”

和肠哥在一起五年,从十九岁到二十四岁,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爸爸说我现在上大学就是以念书为主,谈恋爱还太早。可能我这个人就是倔,没听劝,而且每年都把肠哥带回家,后来我爸爸也很喜欢肠哥,每次肠哥来都会准备好菜好酒,到了夏天还会邮寄大樱桃给他。

五年前一起练摊儿的男孩子,今天毕业了

今年摆摊经济开始流行,五年前我还和肠哥一起摆过摊儿,那时候因为参加一个活动认识他,因为我俩是两个学校的,本来后面就没什么交集,结果我和同学在学校摆摊给新生卖暖壶和锅碗瓢盆,人手不够就让肠哥过来帮忙,后来觉得这个男生挺有意思,话不多但是很踏实,就这样在一起了。

我经历过他本科毕业,他比我大一级,他本科毕业的时候,我还上大三,那时候我自己在学校门口租房子住,他毕业聚餐那天答应了来找我,结果聚餐喝多了,但还是让同学打车把他送过来,说答应过我的,所以醉成那样也得过来。

今年也是一样,三年后他研究生毕业了,感觉时间过得好快啊,昨天晚上十二点多,接到一个电话,我本来以为是骚扰电话,结果是肠哥同学打过来的,说他喝多了,但是非要打个电话让我放心。每次他喝多了就变得很墨迹,但又让人特别感动。

今天他打电话给我,说要给我看个好东西,我问他是什么,他微信给我发了两张照片,一张学位证一张毕业证。这几天他和本科、研究生的同学拍了好多照片和视频,我看的时候特别矫情地哭了,虽然不是我毕业,但是也是他从学生身份到社会身份的一个转变,一个大男孩也要走入职场、适应这个社会了。

这么多年,身边的人变化很多,有从联系到不联系的,有从不联系到联系的,大家各自走进不同的圈子,分属不同领地,不管是走散还是相聚,身边不变的似乎永远是那么几个人。

以前我总是佯装一个知心姐姐跟别人讨论择偶标准,但其实哪里有什么标准,在一起就在一起了,哪里会规划那么多未来和以后。自己的选择错了就错了,对了就更好。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总是急着毕业,想把自己扔进社会里,后来发现社会也没自己想的那么容易,“学生身份”总是一个让人急着摆脱而又回不去的标记。

五年前一起练摊儿的男孩子今天毕业了,他还是喜欢打篮球、吃饭的喜好和我相同、话依旧不多,胖了些,但还是会让我有一种“老样子”的熟悉感和安全感。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