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男朋友“培养”成了摄影师

都说女人是男人的学校,因为女生的心理年龄比男生大,所以在各个方面都可以给男生一些建议。我觉得这么说太抬高女人在爱情里的地位了,但是两个人在一起,互相进步、互相督促肯定是有的。

我和肠哥认识这么长时间,我一般很少让他拍照,因为他给我拍照一直很随性,每次我看了也很“上火”。但后来我发现其实每个人多少都有点拍照的天赋的,被拍者如果能很好地了解自己的优势,和拍照的人互动起来,其实照片也是极具张力和感染力的。

把男朋友“培养”成了摄影师

后来我特别放心地把相机给了肠哥,每次我俩出去玩,不管是去逛超市、吃饭或者逛宜家,他都会把相机放在包里,之前一直都是我提醒他这个场景不错可以给我拍张照片,后来他也会主动提出:“我想拍一张你的眼睛。”诸如此类的。

昨天跟我姐姐聊天,我姐说:“真的应该让肠哥开个公开课”讲一讲了”(夸张了),因为他真的拍照进步了很多。我特别喜欢两个人在一起的生活是有烟火气的,而不是有一天算一天,哪怕是自己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我也希望自己充满烟火气。

明天要去朋友的店里玩儿,后天想自己找个咖啡厅坐下来安静地看看书,我发现这人啊,只要有段时间没看书就会觉得心智退化好多,稍微看看书就会觉得充满力量。

哪怕是看一场话剧其实也能收获很多。去年我买了个望远镜,为了能让它派上用场我又买了张话剧的山顶票,开心麻花的《莎士比亚别生气》,看完了想到《推拿》里的台词——“每个人的眼泪不一样,但想哭的念头是一样的。”看完话剧是晚上十点左右了,话剧院门口出来了好多人,门口路过的大爷问我:“这是干啥这么多人?”我说是看话剧的,顿时觉得青岛也不是“文化沙漠”,大家还是有属于自己的角落抒发自己的。

在两个人的关系里,我慢慢没有了“得失心”,既然选择了另一半就是要互相成就,我经常跟人聊天的时候,把我留在青岛这几年解释为“等肠哥研究生毕业”,但我也跟他说过,其实即使我俩不在一起,我也说不定会在哪里,即使我留在青岛跟他有直接关系也不能完全归为因果关系。

肠哥刚来天津的时候,每天给我做饭——可乐鸡翅、红烧茄子、包饺子、做面条… …我跟爸爸说肠哥手艺挺好,我爸说:“有多好?能开饭店吗?”虽然现在他去单位了,但还是很想念那个味道… …(以后又要小异地了)

记得去年我准备APS考试的时候,每天去肠哥学校图书馆,我复习,他给我提问巩固,最后十天看完了六十本书高分通过。

互相成就的感情让人舒服和充盈,比起蜗居,我更想两个人一起探索未知的领域。我不知道“两点一线直线最短”的理论在四维空间上能不能成立,也不想在这个新时代里走什么捷径,但就像疫情时候朋友说的,如果无力改变,那就把眼下的事情做好——这也是我今年平淡生活里的准则。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