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着喜欢这个花花世盖。

大多数时间我都尽量自己呆着,避免不必要的“位移”,今天回家看牙,五一期间预约看牙的人很多,我等在外面看着正畸医生用不耐烦的语气和每个人交流,把“我忙了一天已经很累了,你们能不能别扎堆过来看病”的情绪写在脸上。

作为消费者的我们战战兢兢,说话小心翼翼,被牙医安排的明明白白,我的牙套调整了一半牙医让我下次再回来看,我一看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给我弄了个半吊子也不耐烦了,回来又一顿沟通,医生又给我打电话说明天早上让我过去给我弄好。

无效沟通太多了,也不值当为了一个牙套去生气。

啊,学着喜欢这个花花世盖。

坐在车上颠簸了一天回到家,盘着腿坐在椅子上吃火锅,我爸说这样不好看让我把腿放下来,我说这样舒服,我爸说不能怎么舒服怎么来,我说我累,爷爷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不说话了,但是腿还是盘着,我爸不说我我还没感觉,他越说我我越感觉盘着腿吃饭很舒服。

刚到房间躺着,奶奶抱着一床被子给我,说是给我结婚买的,花了两千块买了一床蚕丝被,我说着什么急,我还要一百年才结婚呢,我现在就是个孩子,奶奶说“你什么时候结婚都不要紧,但是我们岁数大了。”听了这话我又感觉心酸。

在外面生活和工作,习惯了白天上班晚上一个猛子扎进被窝里呼呼大睡的节奏,回到家,家人立马打破了这份所谓的“安静”,他们从身上发现了你无数的缺点和不足,再用温柔的话说出来企图让你改变。我总是一边说着“哎呀,我才二十四岁还是个小孩儿”一边说着“我都这么大了,你就别操心了”,所以说我具体是个孩子还是个大人,我也不知道,介于两者之间吧。

我喜欢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上次和雨露去吃自助,我说“烤肉的精髓就在于翻个儿”,生活也是一样,精髓就在于折腾。这花花世界给我们打造了一个好心态,但有时候还是会觉得累,其实我觉得生活里没有人是不累的,一种是“咸鱼翻身”的累,一种是“鲤鱼打挺”的累,因为自我定位的不一样,所以感受累的程度也不同。

明天还要起个大早去看牙,我躺在床上写着乏善可陈的日常,奶奶把蚕丝被放好了,准备睡了,又从冰箱里拿出一小盆给我留的车厘子,我发现一天的工作或者沟通,哪怕走一天的路都不会让我有什么变化,但是突然回到了被关心和责备包围的环境中反而更让我坐立难安。

奶奶说:“你像你小姑一样,胆子大。”我说没事,我胆子大我保护你。

啊,学着喜欢这个花花世盖。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