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业务,治好我的社交恐惧

绿洲乐队的一支演唱视频我印象十分深刻,主唱嚼着口香糖,吐字不清地说出了歌名《stand by me》,台下的观众欢呼雀跃。没有人说:这个人真没礼貌,还嚼着口香糖,也没有人说“他发音不标准”这种话。“苛刻”两个字根本就不构成威胁,对于一支个性十足的乐队来说。

我好久没写文章了,来天津工作两个多月,居然感觉已经呆了半年。经常跟姐姐聊天,姐姐说:“没有什么是容易得来的,除了一身的五花肥膘儿”,还真是这样。我天津的朋友不是很多,大多数都是外地来天津这边的,周末有时候会去小北姐的店里玩,有时候就出去拍照或者自己安静地呆一会儿。

跑业务,治好我的社交恐惧

这两个月谈客户、写稿子、运营社群,真实地融入乙方的世界,本来微信就三百个好友,愣是加到了七百多个,生生地治好了我的社交恐惧。

晚上吃了个麦当劳,出来的时候发现天空格外好看,于是发给了稀奇共赏,稀奇发朋友圈说“真正的年轻人,比起生活,他们对世界更感兴趣。”希望我也能一直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好奇以及随时都有欣赏天空的心情。

每次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就给爸爸打个电话,谁也不知道我在楼下的麦当劳发了多少次呆,为了找一个客户联系了多少人,十二元随心配被我吃得够够的。今天打印合同的时候,老师说从来没见过哪个新人能谈下客户的,我自己知道,我根本没有交朋友谈业务的天赋,唯一支撑我的说白了就是“混口饭吃”四个字。

记得上次去小五老师那里喝咖啡的时候,他问我的梦想是什么,我傻乎乎说了一句“我要当甲方”给他逗乐了。昨天小五老师发朋友圈说疫情期间天津许多咖啡馆有很多闭店,也涌现了新的符合潮流的咖啡馆进入市场。这样一看,似乎什么都遵循一个守恒定律。

最近某幻君视频里的“过了垭口,就是平原”这句话很治愈我,海拔很高很高的地方氧气稀薄、没有什么人想去尝试,甚至会令人感到窒息,但是踏上平原的那一刻,却觉得一切都值得。

家里的空调维持在26度,我的猫居然快一岁半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不再找我的麻烦而是每次见面都以礼相待,肠哥都快培训结束马上要上岗了,我已经三个月没回家了,明天就要进行试用期的考试,而没怎么复习的我现在却很焦虑。

每每问自己背井离乡的理由,我都答不上,就好像刚高考完的时候,我身边一个同学去了中山大学,她说第一理由就是想离家越远越好,可是后来每次回家却要十几个小时。

以前的我胆子大,最爱试错,画画、做咖啡师、做日料店服务员、甚至在清吧打工,不知道是不是人越年长越胆小,越规矩,越喜欢过一眼看到底的日子。

赶在十月底之前写一篇文章,不然电脑真的要被Office填满。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能平衡好工作和生活,不仅仅做一只无害的社畜

原创文章,作者:栗子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pzc.com/84.html